春庭月

冷CP产粮专业户

缘分到了,情意没到。也好,也好。

【金红石×翡翠(医议组)】抱抱

本文cp为《宝石之国》人物金红石、翡翠,不喜勿入。“他”不代表性别,尊重原作无性人设定。
起名废了……



浪花轻柔,如蓬松绵软的云朵抱住金红石的脚踝,再沉默退去,如此反复。

而金红石蹙着眉,目光放在身边高大人影上。

“老师,大家已经非常疲惫了……”

仿佛是响应他的话,趴在老师肩头的波尔茨哼哼了几声,大概也没什么实际内容,更像是徘徊在睡梦边缘的呓语。

波尔茨的透光性很差。虽然强大,还有双倍于别人的水母护驾,夜晚还是太勉强他了。也许可以做个实验……

金红石在脑子里记上一笔,却全无心思继续思考。他回过头以忧虑的眼神扫过正在休息的众人,啊,这家伙果然也不行了。

“回去吧。”

尽管得到了指示,多数人还是没能马上爬起来。

“抱歉老师,再躺一下,实在是没力……”

还未讲完,整个人已经陷入了黑色衣料中,被老师温柔地抱了起来。

“辛苦了,好好歇一会吧。”

啊,啊……真是狡猾。

跪在地上的翡翠这样想道。

我也想被这样温柔地抱着啊……

翡翠用胳膊撑住沙地,试着站起来,但是双腿软得不像硬度7的宝石,踩在地上虚虚浮浮,仿佛腾空一样……咦?

身体疲惫,大概脑子也转得慢了。等到反应过来,翡翠已经被金红石圈着腰扛到了肩上。

“哎?你干嘛?!”

如果像波尔茨那样趴在老师肩上也罢了,但这个人……!

“吵死了,干嘛?”

“放我下来啊!庸医!”

“别动!虽然不容易坏,掉下来还是会痛的吧?万一有了裂缝还要修补,别随便给我添麻烦啊。”

“谁要给你添麻烦?自作主张。快让我下来!”

“别乱动!”

金红石扶着翡翠的手在他后腰上一拍,撞声清脆,让他乱舞乱踢的手脚一僵。

“你可是第二不容易坏啊,万一踢到我怎么办,你给我拼吗?”

十分有理。

翡翠泄气地垂下手脚,一脸哀怨。什么硬不硬度的,明明是自己在被欺负啊。

金红石步履平稳。在有节奏的小幅度摇晃下,翡翠的眼皮又有点沉重了。

醒醒,别睡啊……

“辛苦了,睡吧,我会把你送回房间的。”

熟悉的声音听起来飘飘缈缈,仿佛被风吹淡了,却意外地令人安心。翡翠终于抵挡不住困意,彻底把头埋了下去,嘴里却还嘀咕了一句:

“庸医……”

原野寂静。过了好一会,才又响起一个带笑的声音:

“嗯,笨蛋。”

END

决定了下一次写骨科。
啊我爱老师,他为什么那么温柔那么好……

【金红石×翡翠(医议组)】同在

本文cp为《宝石之国》人物金红石、翡翠,不喜勿入。
文中“他”不代表性别,尊重原作无性人设定。
   

夜晚降临。原野上的风抚过草叶,沙沙声惹人困倦。

金红石把木盆推进木格,一转头,看到幽深走廊中飘来一点绿色。

“还没睡吗?为了磷的事,前几天就没睡好吧。”

“唔……要说这个的话,应该是你比较辛苦。毕竟是全新材料,很有挑战性。”

语声沉寂了一会。可能是两个人都不习惯这样平和关怀的对话。

“呐,庸医。”

翡翠在柜子旁边坐下。另一边没有回应,仍然有东西在被挪来挪去。

“如果有一天,战斗的人都被抓走了,会怎样?”

“包括波尔茨?”

“包括波尔茨。”

“不可能。”

“我是说假如。假如他们都被抓走了,剩下的人肯定要补缺吧?要放下其他一部分工作也是迫不得已,可是毕竟不是专业战斗的……那么最后,会剩下谁呢?”

“老师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。而且,会有新人的”

“老师只有一个啊。新人……需要很久才能有一个呢。”

翡翠双手托腮,目光涣散地飘在发光的水母上。

“被磷的事刺激到了?真不像你啊,议长。要做个精神检查吗?不过既然问出来了,应该有想法了吧。”

金红石走过来,抱着双臂站在一边。

“那个时尚达人肯定不会先被抓走的,因为只能待在学校里,还比较安全。其他人……啊,我知道了。最后一个人的话,肯定会是你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你是医生啊。别人要是碎了,抢回一部分,再找新材料也许还能修好。你要是碎了就完蛋……”

“我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翡翠抬起头,看着金红石弯下腰来。

“医生只会跟患者待在一起。老师是不会成为患者的。所以,我会跟着除我以外的最后一个人,到他要去的任何地方。”

“哦,这样啊……很负责呢。”

“没办法,因为那是一个笨蛋。虽然可能会仗着防御力帮别人挡箭,但实在是不容易坏,很有可能留到最后。再说,我还没有治疗过他几次,很想多试一试。”

听起来好像哪里不对。翡翠这样想着,不知不觉被金红石愈发靠近的脸逼得身体后倾。

“那个,庸医……”

“叫我的名字。”

“金……红石。”

“嗯,防御力笨蛋。”

金红石突然直起腰来,用万年不变的表情俯视着翡翠。

“呀,可恶!”

翡翠跳起来伸手去抓金红石,两人双手抵在一起,力量咬合不相上下。

“就说你这个家伙不可能这么好心,可怕的庸医!”

“是在说我吗?无求于人真是放肆啊,绿油油。”

“庸医!庸医!”

翡翠跳开一步收回手,鼓着腮帮转身向走廊另一边走去,声音犹在石柱间回荡。

金红石站在原地,红发反射光芒,犹如束缚起来的火焰。

“嗯,笨蛋翡翠。”

END

漫画追完了,但还是跟着动画剧情走,尽量不剧透~只能说,医议组很萌,能吃一会是一会。
下一篇写姐弟还是钻石组?犹豫中。
其实还想写王和老师,以及老师和月人……我爱老师……

一口气撸完宝石之国漫画,每一个人都好萌呃啊啊啊――
冬天求抱安特库、刀嘴豆腐心波尔茨、软萌小姐姐钻石、不切自黑金红石、断手议长翡翠、时尚达人蕾特、花痴蛞蝓王――
然后就是金刚老师!!明明话不多又面瘫,却超级温柔啊啊啊,安抚小宝石,靠着软软的大狗忍不住睡意,还有回忆往事时浅浅的忧伤――
明明都发现了老师和月人之间的不寻常,仍然选择相信、选择跟随老师走下去的小宝石们――
为宝石之国疯狂打call!!!!

室友说自己脸上的痣是颗好痣,突然想接“以后会母仪天下”,然后就想到了多玉,陷入悲伤……

这么老的坟也挖???

宝莲灯也算是童年回忆,当时就被这对秒到,可惜戏份少。看了b站cut果断入坑,求问“小树林”是个什么梗???

【李达康×孙连城】第二个故事

本文cp为电视剧《人民的名义》人物李达康和孙连城,校园情节为主,会ooc,不喜勿入。
梗来自半(和谐)次元写手挑战,限定首尾为“我是一个伪装成beta的alpha”,“我一定会找到你的”。



“我是一个伪装成beta的alpha。”

高中以前,单纯的少男少女们很少有明确性别意识。然而进入高中后,她们的身体都会发生变化,其中的一部分人将尤为显著。

定期进行的体检中,总有不少人被认定进入分化期。拿到报告的少年们兴奋而又不安,凑在一起窃窃私语――“你的第二性是什么?”

分化初期是难以判断的。尽管大多数人最后得到的结果都是“Beta”,但并不妨碍想象力丰富的少年们放飞自我,大做白日梦。开始的那句话,在她们中间就是一句寻常玩笑,细究起来,可能还有点酸葡萄的味道。

然而对于李达康来说,这并不好笑。

他的分化是在高一升高二的暑假。一个月,足够他安全度过身体最不稳定的阶段,也足够遮盖他是个alpha的事实。当时人们对第二性别的认识还不全面,只有中性的beta被认为是冷静自持的,是社会中管理者的最佳选择。alpha和omega则是暴力和软弱的代名词。一心从政的李达康当然不愿被这种事情耽误前途,更何况,当时掩盖真实第二性别的事并不少见。

所以,分化之后,他始终小心翼翼地对待自己身体上的各种感觉。抑制剂灌了一瓶子,丝毫不敢离手。开学一个月,相安无事,李达康渐渐放松了警惕,谁知就在这时出了差错。



那天下午是体育课。全班集合后,发现操场空无一人,老师也没影。一问过路的老师才知,原来体育组开会,全校停课,偏偏只有他们班没通知到。

半大孩子们互相看看,心思都活络起来,立马就地解散,各寻其乐。

李达康和孙连城搬了器材回来听说这事,各抱着一大捆跳绳面面相觑。

得,还得搬回去。

夏天还未过去,余威烈烈,烤得李达康一身接一身的汗。他喘着粗气把跳绳扔在器材室地上,直起腰,不适感丝毫未减。他觉得身上发烫,站在屋子里,比在太阳下还热。而且那热度一点点地,开始往下窜去。

糟糕。

李达康瞬间想到装着抑制剂的瓶子,可是被他放在了操场上。心里一凉的同时,他腿一软,差点顺着墙坐地上。

“达康?你咋了?”

孙连城跑过来扶他。皮肤接触的瞬间,他感到一阵清凉。但那就像饥饿的人倒头大睡,一时舒服,却毫无用处。

“操场上,我的水瓶……拿来……”

“你发烧了?喝水有什么用啊。”

孙连城一脸担忧,视线却突然定在了他腿间。

“达康,你,你该不会……”

该死。

李达康用手挡住脸,点了点头。

若说他最不想被谁知道这件事,孙连城的排名绝对靠前。可他却成了父母以外第一个知情人。作为一个高一就安稳分化为beta的人,孙连城铁定不会再搭理自己了。

“你是A还是O?”

“A……”

李达康不敢看他,想用手捂住腿间的物事,又觉多此一举。正纠结,听见咔哒一声,孙连城锁住了器材室的门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李达康。”

孙连城拍掉他捂脸的手,神情严肃。

“你记不记得,你说过,你还想给我补语文,以后也想。这是什么意思?”

李达康沉默。

那晚之后,谁也没再提起这事。一年多来,他们只是朋友,勾肩搭背,却都没有再往前走一步。

“你说啊。”

“去……拿抑制剂……”

“你――”

孙连城咬着牙,捏住李达康的下巴迫他抬头。

“李、达、康!我喜欢你!这样你还不肯说吗?只要你说,我就留……”

他还没讲完,就被扑倒在身后的垫子上。

“你别走。”

“我不走。”

“你可别后悔。”

李达康捧住孙连城的头用力吻下去,稍一厮磨,就急不可耐地滑向脖颈。双手去扯他身上的衣服。

“我校服!你轻点。你给我买新的?”

说是这么说,孙连城配合地抬起后背,也帮李达康脱去衣衫。

第一次做,两人都气喘吁吁,毫无章法。彼此紧紧拥抱,送上自己,却紧张得反而阻挡了对方。

房间不大,空气滞涩,情欲的味道在四壁间蒸腾、扩散、碰撞,从身体里漫出,再从每一个毛孔钻进去。暑热不及发肤滚烫,仍然紧贴,好像是要一同化为灰烬。于是便趁火势尤旺,互相拉扯着往巅峰与深渊落去。



蝉鸣阵阵穿过气窗,在器材室中回荡。两人并排倒在垫子上,满身汗水粘腻。躺了一躺,李达康忽然说道:

“连城儿,你能闻见吗?”

“闻见什么?”

“信息素。”

孙连城目光一暗,把头别向另一边。

“……不能。”

一阵沉默。

“换一个omega来,肯定能闻到。”

“我不喜欢omega。”

“书上说A和O才是天生一对。”

“哪本书?”

孙连城一噎。总不能让他说,是偷看前排女生的言情小说吧。

“……你管呢。”

李达康笑了,侧身搂住他。

“我就喜欢beta,你这样的beta。”

孙连城红了脸,梗着脖子不肯回头,只拿胳膊肘去怼他。两三下不成,反被抱得更紧,就不动作了。

安静一会,孙连城再度开口。

“我不会……怀孕吧?”

“不会的,没有在体内成结。我查过……”

“行了行了,知道了。”

此时此刻,孙连城最不想听的就是“我查过资料”这种话。

“连这种事都清清楚楚,不愧是优等生。早就做好准备了吧,大班长。”

“是啊,就等你送上门来呢。你知不知道,分化初期的时候,我可都是想着你……”

“停!少来!”

“真的。我可以现场演示。”

“你滚……”

又一阵耳鬓厮磨,两人才起身。孙连城身上不适,器材室又远,两人走到操场拿上瓶子,再回到教室,已不知是什么时候了。

一进门,就对上班主任锅底黑的脸。

身为班长,带领同学逃课,自己还玩得天昏地暗忘记时间,罪过大了。

两个人站在一起乖乖听训。李达康听着听着,忽觉身上一重,竟是孙连城向他倒去。全班大哗。李达康赶紧将人往背上一放,向医务室跑去。

一出教学楼,软软搭在李达康肩上的两条胳膊就收紧了,环住他的脖子。

“别跑啦。”

“哎??你,你没事啊?”

“当然!呃,也不能说完全没事。那儿……还是疼……”

“那你刚才……”

“啧,我要是不晕,得被训到啥时候。我这样咋可能在教室再待一下午?一会你跟校医说我中暑,然后弄点消炎药来帮我上。”

“真聪明。不愧是我的连城儿。”

“你可闭嘴吧,还不是你害的。”

李达康把孙连城往上托了一下,慢慢朝医务室走去。此时的太阳已无灼人热度,光线也柔和下来,融成一团棉花糖的温软,在低回的清风里微微颤动。

少年行走在晴煦无人的校园里,背着自己心爱的人,仿佛那就是全世界。



历历当年,恍如隔世。

李达康感觉心上被挖走了一大块。因为某人的离去,过往的宫殿纷纷坍塌,使他为自己的自大付出代价。

他们一起经历了漫长岁月,每一次并肩之时,都种下一点更深的联系。日积月累,早已深入血脉。他怎会盲目至此,只有面对翻卷伤口时,才知铸成大错。他们的联结愈深,伤害愈重,可分离并非解脱。他要找回他,用余生来悔改和弥补。

我一定会找到你的。

第二个故事END

继续撒糖~中间一段车本来已经开起来了,但出于文章结构平衡考虑还是删了,字数太多。下一篇应当会开的。还有人看真的非常感动,给大家比心心,我会继续努力的~

突然心情爆炸想开虐,可是现在有的全是甜???
李孙、丰莎、庞八……
be组都被我搞甜了???

【李达康×孙连城】第一个故事

本文cp为《人民的名义》人物李达康和孙连城,不喜勿入。
梗来自半(河蟹)次元写手挑战,限定首尾为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同桌总喜欢捉弄我。”“我还是弄丢了你。”
请不要纠结两人的过去和历史不符……校园生活确实是以当下现实为蓝本,目前的我实无心力去考据。大家吃得开心就好,锅属于我……

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同桌总喜欢捉弄我。”

孙连城咬着笔头,瞥一眼身边熟睡的少年。正午的阳光被窗帘筛过,落在他身上就成了薄薄光雾,随着平缓的呼吸轻轻浮动。

说是捉弄,又不太像。

比如说,自己身为生活委员,刚刚拖过的地板转眼间就多了一摊碎粉笔头,门玻璃无论擦多少遍还是会有手指印。失踪的笔总是在他找得心力交瘁后才出现在笔袋里。更不用说某些只有作为同桌和班长才办得到的恶作剧。

这已经是欺负了吧?

可是,这些小动作从来没有超出两人之间。他从未见过李达康针对其他人,李达康也没有联合别人针对他。虽然某些被人窥见的端倪已然变为一种信号,让暧昧的恶意慢慢发酵。

但孙连城仍旧感到迷惑。在他看来,李达康家境不错、成绩优秀,眼界也不低,更兼会诗善赋,是班级的一把手。是什么让这个身上带着傲气的人对自己――一个北方来的平凡转学生产生兴趣?

说实话,他对李达康的印象还不错。第一印象当然是从脸开始。李达康的容貌有种奇特的混血感,第一眼就让孙连城在心里喊了声“哇”。后来做了同桌,他得以从其他角度看到更多、更真实的李达康。比如说,强迫症一般整齐的、成套的文具;数学课上藏在桌洞里的散文集;草稿本上心血来潮的四六对句。

孙连城对自己的观察对象着迷。一个骄傲、铁面、富于领导气质的人,竟然会有如此……如此可爱的一面。

如果可以,真想和他做朋友啊。

孙连城忍不住叹气,合上日记本收入书包。


“孙连城。”

现在已是初三下半年。他们的关系缓和许多,成为朋友,已经很久了。

“知道我为什么捉弄你吗?”

晚自习刚下,有柔和夏风吹过安静校园。李达康站在没有路灯的地方,雪白校服染上了天空苍蓝的颜色。

“啊?”

孙连城隔了一段距离回头看他,头脑里不成型的想法混沌如夜。

“你想不想上×中?……你报×中的志愿吧,我们一起报。”

“……为什么?”

“我还想给你补语文,以后也想。”

天幕旷远,星泪低垂。蓝夜晶莹,在时间的琥珀中,两个人一前一后,望着对方的身影。

“好啊。”

END


题目be太明显,想吃糖就止步于此吧。be爱好者请继续下拉。











李达康按着太阳穴,头痛欲裂。

懒政班上一幕挥之不去,他愈发用力地抱住脑袋。

孙连城的爆发完全是意料之外。他们认识了太久,久到他自认完全了解孙连城,以致他现在才发现两人都已改变太多,也让他差点忘记了当初那个爽利的北国少年。

兜兜转转,来来回回。始终是两个人。

只是没想到,分分合合这许多年,最终,我还是弄丢了你。

第一个故事END